首页 > 信息公开 > 政务信息

《临汾政务信息》2017普刊020

2017-04-24    浏览:

【情况反映】


摩拜单车资金存管风险应予关注


    2017年4月19日,摩拜单车在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深圳、济南、银川、临汾这8个城市率先推出。在临汾首次投放的摩拜单车有3000辆,主要投放地点包括学校、大型商场、市区主干道等,2017年底将完成投放10000辆的投放任务。据测算,10000辆摩拜单车可以衍生近10万余用户。根据摩拜单车的使用说明,用户使用摩拜单车需要缴纳299元押金,在充值页面上提供了微信和支付宝两种方式,并且写明押金可原路退还。
    需要关注的是:一是摩拜单车对押金的收取数额和方式,是用户必须接受的强制条件,资金只能通过微信和支付宝互联网支付平台进行交易,没有提供直接清算的银行清算平台;二是押金的收取额度偏高。起初摩拜单车的初始造价(加上前期设计费用)高达6000元以上,2016年10月降到3000元左右,目前投放的mobike lite型单车,价格已经下降到200-500元,但使用押金仍然高达299元。如按照1辆单车衍生10个潜在客户的比率来计算,每辆单车的押金带来的存量资金将达到近3000元;三是从目前客户的反映来看,摩拜单车于4月19日在临汾推出以来,用户从APP上无法实现退款操作,提示“暂未支持押金退回”。综上,仅临汾首次投放的3000辆摩拜单车,就可能衍生近30000客户,被强制占用的资金也将达到近900万元。而且,相比首批投放摩拜单车的其他7个城市,临汾仅是投放量最小的一个,随着投放数量的不断增加,被占用资金也将得到大幅增长,因此这部分资金的存管及使用的规范性应予以适应的关注。(人行临汾市中心支行)


农民专业合作社存在的监管问题及建议


    农民专业合作社是带动农户进入市场的基本主体、是发展农村集体经济的新型实体、是创新农村社会管理的有效载体,临汾市农民专业合作社通过近10年的发展,已成为农村经济发展的生力军。截至2016年12月底,全市在工商部门注册登记的农民专业合作社数量达11277个,其中:国家级示范社34个,省级示范社211个,市级示范社198个,县级示范社296个。全市有入社社员123449户,成员出资1554223.48万元。农民专业合作社发展初期,为鼓励农民参与,通常以数量为前提,“先发展、后规范”,门槛较低,监管薄弱,在发展过程中,一些问题也逐渐暴露出来,主要是优惠、扶持政策多,监管规定缺失。
    一、农民专业合作社存在监管空白
    一是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的前置监管缺失。合作社由农业部门负责指导、扶持和服务,由工商部门负责登记注册。在农业部门方面,对农民合作社没有监管职责,只是业务上的指导,而且主要是对一批示范社的审核、撤销和帮扶、服务、指导,对一般的合作社也不能做到指导、服务全覆盖;在工商部门方面,按照2007年7月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的规定,合作社法人的设立没有最低资本金的限制,只要求在合作社章程中规定成员的出资额,因此合作社在工商部门登记注册时就免去了验资的手续。合作社在成立注册时无需提交验资证明文件,工商部门对合作社的股金设置就缺乏有效的监督手段。
    二是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的事中事后监管乏力。《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虽然填补了我国“三农”领域的法律空白,但没有规定合作社设立之后有关部门对其运作过程的检查,如财产关系是否明确,组织机构是否健全,章程是否规范,财务管理等制度是否完善等。这就导致国家针对农民专业合作社的一些优惠政策的运用缺乏监管,例如:《关于农民专业合作社有关税收政策的通知》规定“增值税一般纳税人从农民专业合作社购进的免税农业产品,可按13%的扣除率计算抵扣增值税进项税额”,而如果农产品加工企业从经纪人手中购买农产品之后,再让合作社出具发票,就可能导致虚开发票。这种情况如何预防、制止和处罚,至今没有相关规定。
    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民专业合作社法》规定农民专业合作社不实施年检,发生问题时需要承担法律责任方面的规定主要以责令改正等教育方式为主,不能给予行政处罚等比较单一的处罚方式,在发现登记材料虚假时,采取的处罚方式首先是责令改正,只有情节严重的情况下才予以撤销登记。从2014年开始,工商部门每年在6月底前要求所有合作社在工商系统平台进行年度报告公示,截止2016年6月,我市约有3700多家合作社由于未按时年报公示,在工商系统平台被列为经营异常名录,约占总数的三分之一。
    二、各部门之间缺少沟通协作机制
    几年来,国家、省、市、县各级财政、农委、农业综合开发、农机、林业、科技、商务等部门对农民专业合作社都有不同名目的扶持奖补资金,但各部门都有各自不同的评价标准,掌握的合作社情况也不同,各自为政,互相之间没有沟通协作,导致一级政府对本地农民专业合作社没有统一的评判标准,扶持资金难免存在“撒胡椒面”的现象,难以集中力量扶持培育出优秀的合作社。例如,农委只扶持合作社中的示范社,而国家、省、市、县四级示范社都是由合作社主动申报后再由农委审核的,一般合作社成立后并不像农委登记报备,所以农委本身并不掌握本地全部合作社的全部情况。
    三、几点建议
    一是建议从国家层面明确农民专业合作社的监管部门,农民合作社也是市场主体,随着合作社队伍的壮大,必须明确合作社的主管部门,使一级政府能掌握本地合作社发展的基本情况。
    二是建议尽快从国家层面出台规范农民专业合作社事中事后监管的政策,进一步规范合作社的运营和发展,使各部门在工作中有法可依。
    三是建议从国家层面建立各部门联系会议机制,确定牵头部门,加强沟通协调,统筹推进合作社的帮扶奖补工作。(市政府研究室王雅娴)




责任编辑:刘小伟   王雅娴

  

主办:山西省临汾市人民政府 © 版权所有 2017

承办:临汾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建设管理:临汾市政府电子政务中心

设计制作:临汾辰和科技有限公司(技术支持:400-0357-001)

晋ICP备0500373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