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信息公开 > 政务信息

《临汾政务信息》2017增刊094

2017-12-12    浏览:

 临汾市关于煤炭行业运行过程中
    面临的困难问题的报告

    临汾是全省煤炭资源大市,煤炭总储量达417亿吨,煤炭经济占全市半壁江山。运行多年来,在体制机制、安全监管、环保整治、经济运行、科技创新方面存在诸多问题。
    一、煤炭监管系统体制机制方面存在的问题
   (一)地方监管煤矿数量大幅增加,而我市多数县(市、区)缺少专门的煤炭工作监管机构
    按照2017年12月8日山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省属五大煤炭集团公司所属煤矿安全监管职责的通知》(晋煤办函〔2017〕138号)中“各市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省属五大煤炭集团公司除原国家煤炭工业局1998年下放山西管理的国有重点煤矿外其他262座煤矿的安全监管工作”精神要求,2018年1月1日起,我市新承接57座煤矿的安全监管工作,在我省各市中承接矿井最多。当前,我市地方监管煤矿70座,其中生产矿井33座;届时我市将承担127座矿井的安全监管职责,其中生产矿井64座,安全监管压力成倍增加。例如,霍州市要立即监管霍州煤电14座矿井;翼城县从监管1座矿井猛然增加到10座;尧都区、蒲县、古县均增加多个矿井监管责任。
    面对安全监管压力陡然增大的实际状况,我市各县区煤矿监管的专门力量不足,甚至存在缺失。目前我市地方监管的70座煤矿涉及到12个县市区,其中只有2个县区(尧都区、蒲县)单设煤炭局,其余10个县(市)的煤炭监管部门挂均靠在安监局合署办公(乡宁、洪洞、古县、浮山、翼城、霍州、吉县、安泽、汾西、襄汾)。对于产煤大县来说,煤炭监管部门承担着煤炭行业管理、煤炭经济运行、煤炭类企业环保整治等多项监管职责,工作任务繁重、不容懈怠,如果部门不独立,人员和经费配置都跟不上工作要求,对工作开展十分不利。如乡宁县目前共监管矿井29座,但其煤炭监管部门挂靠在县安监局,还要负责全县的安监工作,煤炭安全工作无力顾及、无力量落实,存在力不从心的问题。
   (二)市级煤炭主管部门在编在岗人员老龄化,年轻储备力量严重不足
    目前,我市煤炭工业局共有机关人员行政编制22人、工勤编制3人,过半数人员年龄超过55周岁,50周岁以下的仅3人。在编在岗人员少,人员结构老龄化,面对即将陡然增加的煤炭安全监管压力,显得力量薄弱,势必影响我市煤炭工业持续发展。
   (三)应急救援、执法、监察队伍建设不能满足实际工作需要
    临汾市煤炭工业局下属市矿山救护大队、市煤炭安全执法支队和市煤矿安全生产监察大队均为副处级建制,性质为自收自支事业单位,但实际工作性质为公益和执法类单位。三个大队自成立以来,根据省、市有关规定,其单位经费来源为市煤炭局“集中管理的煤炭生产补贴款”“集中企业提取的安全费和煤炭维简费”、“集中的吨煤1元维简费”和“征收煤矿企业的两费(矿区管理费、企业管理费)”。2012年根据省、市有关政策停止并取消了以上涉煤企业行政事业性收费。2013年至今,三个大队一直没有经费来源,依靠不确定的行政罚没款维持。一方面,救护装备、车辆、安全监控设备不能及时维护保养,遇有矿山事故,救护人员、执法人员无法赶赴现场有效开展救援工作;另一方面,由于经费不足造成人员工资不能及时发放,人员频频上访,存在一定社会矛盾隐患。
    二、煤矿安全监管方面存在的问题
   (一)煤炭经济回暖后,部分煤矿企业存有重生产、轻安全的思想,安全投入不足。企业在煤炭经济下行时无力投入,回暖后又无暇投入,安全措施和制度落实不到位,隐患排查不彻底,给煤矿安全生产带来不利影响,安全形势不容乐观。
   (二)目前各煤矿管理水平参差不齐,从业人员流动性较高,部分煤矿受前两年煤价影响,资金短缺,生产建设不正常,井下设备相对比较陈旧,装备更新升级速度慢。
   (三)随着开采深度的增加,煤矿开采的地质条件日趋复杂,特别是矿井瓦斯、水害等自然灾害威胁不断加重,煤矿安全生产压力持续加大。
    三、煤矿环保治理方面存在的问题
   (一)煤炭类企业环保治理监管体制不畅,各县对洗选企业、储煤销售点等煤炭类企业的管理部门不一,涉及安监、发改、经信、工商、质检等多个部门,在实际工作中,造成组织协调困难。
   (二)部分煤炭类企业负责人环保意识有待提高,环保整治效果不明显。一些企业在环保整治方面存在被动行为,对政府部门要求的环保整治任务是迫于无奈、被动执行,没有真正认识到环保整治的重要性。个别企业虽然有环保设施,但并不是随生产过程时刻运行,而是时开时关,甚至只在应付环保检查时才开。
    四、煤炭行业经济运行方面存在的问题
   (一)煤炭经济运行基础薄弱
    受去年以来煤价上涨影响,煤炭行业盈利经营状态有所好转,煤炭企业利润明显增加,但是煤炭产业自身发展状况并没有得到根本性改善。我市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后,整合主体付出大量资金用于支付补偿款和进行基本建设,银行贷款规模大,资产负债率高,目前企业经营产生的利润有很大一部分用于偿还贷款利息,并没有真正改变企业经营状况,如山西乡宁焦煤集团、晋能集团临汾公司等。
   (二)中长期合同签订量不足
    我市地方监管煤矿企业1-10月份原煤产量共2918.27万吨,其中中长期合同签订量710万吨,签订率为24.33%。主要原因是我市煤矿主体企业较为分散,1-10月份主体企业平均产量约为120万吨,产量供应极不稳定,合同执行保障程度低,且我市煤炭供应主要为炼焦煤,市场变化较大,在价格执行方面难以协商。
   (三)煤炭储配运基础薄弱
    储配方面,我市目前从事煤炭储配企业共89户,储煤能力仅为60万吨左右,同时还存在建设规模小、经营单一、储配能力弱等诸多问题。由于缺少大型煤炭企业做引领,现代化煤炭储配基地建设缓慢,原煤储存设施容量不够。按照环保政策要求,原煤不能露天存放,而全市没有大型的煤炭储配基地,在煤炭滞销时严重影响煤矿正常生产。
    运输方面,目前临汾市煤炭现货贸易市场和煤炭贸易物流企业缺乏,通往各主要用煤地区的公路、铁路运输系统仍不完善,在煤炭需求旺盛时运力受限。
    五、煤炭行业在科技创新方面存在的问题
    我市煤矿科技研发、装备制造、清洁利用水平不高。例如,目前全市煤矿采掘运机械设备和智能化信息化设备大多依赖外省外地产品,不仅导致成本上升,维护困难,也影响了安全生产。(市煤炭局)


    责任编辑:刘小伟   王雅娴

   

 

  

主办:山西省临汾市人民政府 © 版权所有 2017

承办:临汾市人民政府办公厅

建设管理:临汾市政府电子政务中心

晋ICP备05003731号  网站标识码:1410000039

晋公网安备 14100002000001号